财经新风口 快讯 英特尔CEO将辞职 在任期10纳米工艺多次延期惹争议

英特尔CEO将辞职 在任期10纳米工艺多次延期惹争议

在10nm至强可扩展处理器开始量产的同时,英特尔1月13日晚间宣布CEO司睿博(Bob Swan)将于2月15日离职。在任职的两年间,司睿博主导了英特尔的多起商业并购案,但因10nm等先进制程工艺的多次延期以及市值被竞争对手反超,围绕在这位CEO身上的争议从未消失。

英特尔方面在官网发布了新任CEO的人选,VMware首席执行官帕特•盖尔辛格(Pat Gelsinger )将接任这一职位,自2012年9月以来他一直担任VMware的CEO。截至发稿前,英特尔涨7.19%。

英特尔方面表示,“经过慎重考虑,董事会得出结论,现在是进行领导层变革的恰当时机,在英特尔转型的关键时期,利用Pat的技术和工程专长。董事会相信,Pat和其他领导团队,在英特尔继续从CPU公司向多架构XPU公司转型的过程中,将确保英特尔战略的强有力执行,以建立其产品领先地位,并利用未来的重大机遇。”

由于跟员工有过“两情相悦的关系(Consensual Relationship,多指浪漫、亲密的关系)”,英特尔前任CEO科再奇在两年前突然宣布辞职,而当时58岁的司睿博在“代理”该职位七个月后受到董事会肯定转正。

据公开资料显示,司睿博现年60岁,2016年10月起担任英特尔 CFO,在这一职位上,他领导了全球金融、并购、投资者关系、IT和企业战略组织等方面的工作。加入英特尔前,有着丰富的高级管理人员经历,包括9年的eBay CFO、通用电气的高级管理职位等。

但对于司睿博来说,带领英特尔在激烈的“数据战场”上获得新的成长机会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在过去,英特尔一度偏好从内部选拔具有数十年技术背景的工程师担任CEO,因此,司睿博刚上任时令不少人感到意外。具有财务背景的司睿博上台后,不少业内人士都担心,英特尔是否会更注重财务数字,而减少在产品研发及投资方面的支出。

“不会调整英特尔的投资战略”,司睿博此前在接受第一财经专访时告诉记者。不过,他也提到,会将资源集中在对客户有重要影响和能产生回报的少数几个重大项目上,而非大量的琐碎项目。

他曾向记者透露过英特尔在扩张业务版图和寻找新机会时的三大标准:是否在这一市场中具备差异化的技术,以确保英特尔拥有独特的竞争优势;英特尔是否能帮助客户取得成功方面发挥更大、更关键的作用;英特尔是否可以盈利。

但在他上台以来,英特尔正式宣布退出5G智能手机市场,以及出售NAND闪存及存储业务。2020年10月,SK海力士和英特尔共同宣布签署收购协议,SK海力士将以90亿美元收购英特尔的NAND闪存及存储业务。本次收购包括英特尔NAND SSD业务、NAND部件和晶圆业务、以及其在中国大连的NAND闪存制造工厂。

过于重视财务数据的做法,也让英特尔在移动领域丧失了最后翻盘的机会。

2019年7月,英特尔公告称,和苹果公司已经签署协议,由后者收购英特尔大部分智能手机调制解调器业务。大约2200名英特尔员工将加入苹果公司,同时包括相关知识产权、设备和租赁。该交易价值10亿美元,于2019年第四季度完成。和苹果中断5G芯片合作的同时,也意味着全球5G智能手机基带芯片领域的玩家又少了一位。

集邦咨询(TrendForce)拓墣产业研究院分析师姚嘉洋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对于英特尔来说,选择退出的可能不外乎几个原因,一是XMM8160的表现不如苹果预期,二是避免英特尔在10纳米的产能不足的问题再次上演,若英特尔确定量产10纳米制程,而英特尔又确定取得苹果5G手机的订单,这势必会排挤到英特尔其他10纳米产品的产能规划,届时,第二波的产能不足问题恐怕再次上演。

显然,即便是作为芯片领域的老将,面对苹果抛出的“绣球”,英特尔也有“力不从心”的时候。

此外,近年来,英特尔由于在10纳米和7纳米的技术量产延期,其市场竞争力受到一些影响。对于10nm产品时间的延迟,英特尔当时给出的回应是14nm制程还有提升的空间。但由于英特尔已经在10nm上停留了太长时间,也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市场对其的信心。

在最新公布的消息中,虽然英特尔10纳米服务器芯片将出货,但比起预期已经推迟了3年多。

研究机构Canalys分析师贾沫表示,英特尔一再延迟的10nm制造工艺给AMD带来了替代的机会。而所有这一切都转化为AMD十年来首次获得市场份额的历史性机遇。作为英特尔在CPU上的老对手,AMD凭借着台积电的“助力”而赶超英特尔进入7 nm时代。

作为曾经主导全球PC市场的“Wintel”(Windows+Intel)联盟成员之一,英特尔几乎是摩尔定律的代名词,在二十年前笔记本电脑所处的全盛时期,英特尔的微处理器可以说没有对手。但在今天,半导体先进制程赛道上是以智能手机以及各种新型终端为主导的选手。而错失移动互联网“黄金时代”的英特尔,此时面临的不仅仅是份额的流失,还有新时代下游戏规则的变化以及新的挑战者。

彭博社此前信息显示,AMD和英伟达是过去五年标普500指数中的最大赢家,AMD股价上涨38倍、英伟达上涨18倍。

英特尔正经历以PC为中心到以数据为中心的转型,但在数据成为“新石油”的时代,看到数据中心这一蛋糕的不仅仅有英特尔。2020年,英伟达宣布收购ARM,AMD收购赛灵思,英特尔迎来更大竞争。被台积电超过后,英特尔市值在去年7月初又被英伟达超越。

也有分析指出,英特尔在半导体制程上的瓶颈不只是各先进制程节点的延期,而是需要重整架构来实现翻身,这将造成英特尔在制程上的劣势持续5年、6年,甚至7年的时间。此外,无论是芯片厂商还是晶圆代工厂商,越往“金字塔”走,承担的压力就越大。

那么接下来,Pat Gelsinger会给英特尔带来快速转型的新希望吗?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财经新风口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caijingxinfengkou.com/?p=1427
返回顶部